如果賭期再多一年,雷軍就能贏了

yorke 投資界 2018年12月14日

科學分配,做大蛋糕:長期動態優化股權激勵(來自華為/溫氏等成功案例的科學激勵方法)

點擊了解

  在2013年12月12日的中國經濟年度人物評選頒獎盛典上,小米公司董事長兼CEO雷軍、格力電器董事長董明珠同臺獲獎。

  在頒獎環節中,雷軍和董明珠立下了一個賭約:如果五年之內,小米的營業額擊敗格力,董明珠輸給雷軍一塊錢。董明珠毫不示弱,霸氣地回應:第一,這是不可能的;第二,要就賭10個億。

  雷軍和董明珠的賭約,不僅是兩人之間的較勁,更是互聯網經濟向傳統制造業的宣戰。

  五年期到,勝負未明

  隨著賭約期限將至,這個話題難免被不斷提及。在12月4日的2018中國企業領袖年會上,董明珠稱自己與雷軍的賭約已經基本勝出,格力2018年的全年營收將達到2000億。但同時董明珠也表示,其實這場和雷軍的賭局本身沒有什么意義,兩者不具備可比性:格力是做實體經濟的,而小米是做互聯網的,屬于輕資產。董明珠之前在采訪中也曾表示,格力會贏,但要不要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讓人有一種激情。

  今年的11月19日,小米發布了第三季度財報。據財報顯示,截止9月30日,小米2018年的總營收達到了1305億元,而格力電器為1487億元,兩者之間有182億的差距。

  如果僅以2018年前三季度的營收來看的話,小米已經輸了。但如果以2018年全年來看,勝負仍未可知。小米今年第三季的收入同比增速達到49.1%,而格力電器前三季的收入增速為34.11%。雖然看起來格力的贏面更大,但是按照正常情況,第四季度往往是空調的銷售淡季,反而是手機、數碼等硬件的高峰期,因此小米依然有機會取勝。

  按照小米現在營收的增速,如果賭約是6年的話,雷軍大概率能贏下賭約。但同時不能忽略的是,格力電器的凈利潤大幅高于小米,今年前三季格力電器的凈利潤達211.2億元,而小米今年前三季經調整利潤約為67億元,格力凈利潤是小米的三倍多。如何提高互聯網業務的營收比例,來提高凈利潤率,讓小米是一家互聯網公司名副其實是雷軍正在努力的方向。

  格力差點躺贏?

  5年前,雷軍正意氣風發,剛成立三年多的小米作為互聯網經濟的代表企業,面對營收是自己4倍的格力也毫不怯弱。

  立下賭約時,雷軍曾表示,小米的盈利模式最重要的就是輕資產。第一,小米沒有工廠,可以用世界上最好的工廠;第二,小米沒有渠道、沒有零售店,可以采用互聯網的電商直銷模式;第三小米可以把注意力全部放在產品研發和用戶交流上。

  2014年,雷軍在接受采訪時依舊自信滿滿,“去年我和董明珠打賭,格力1200億,小米300億,差4倍;今年小米800億,他們1400億,差距小了,再有一兩年格力就輸了。如果小米能夠一直保持著初期的增速,確實可能在營收上早已經將格力甩在了身后。

  但也正是雷軍引以為豪的“小米模式”,讓一路狂奔的小米跌了一個大跟頭。2015年,小米定下了8000萬臺銷量目標,但最終僅售出6654萬臺。如果說2015年小米只是增長沒有達到預期的話,2016年則是小米手機銷量不增反減的一年,這一年小米僅售出5541萬臺,僅上半年就有三個月處于缺貨狀態。在國內市場,小米從老大跌到了老五,季度出貨量跌幅一度超過40%,全年出貨量暴跌36%。正如雷軍所說,2016年是小米的谷底。

  隨著僅僅依靠線上渠道的弊端逐漸凸顯,回過神來的雷軍開始親自督戰產品研發和供應鏈,并不斷加強線下的渠道建設。雷軍把小米的“鐵人三項”理論,從“軟件+硬件+互聯網”升級為“硬件+新零售+互聯網”。所謂新零售就是指通過線上線下互動融合的運營方式,將電商的經驗和優勢發揮到實體零售中。截至2018年3月,全國范圍內已經有330個小米之家,覆蓋186座城市。

  雷軍的戰略調整挽救了小米,跌入谷底的小米在2017年成功將局勢逆轉,并提前實現了營收過千億的目標。這讓人們對雷軍和董明珠的賭約有了新的期待。

  “新舊”經濟形態的殊途共歸

  五年前賭約初立時,小米和格力還分別在手機和家電領域各自安好,如今隨著雙方邊界的擴張,小米殺進了空調,格力也涉足了手機。

  早在 2013 年底,雷軍就看到了智能硬件和物聯網的趨勢,認為這才是下一個千億美金的市場。于是決定用小米做手機成功的經驗去復制 100 個小米,提前布局 IoT。

  最初小米從手機周邊開始打造生態鏈,比如最先打造的爆款產品就是和紫米科技推出的移動電源;接著擴散到與智能家居、智慧生活相關的智能硬件,比如空氣凈化器、小米電飯煲等;甚至擴展到毛巾、鞋子、枕頭等生活用品。這讓小米構建出了世界上最大的消費級IoT平臺,連接了超過1億臺智能設備(不含手機和筆記本電腦)。按2017年的連接數量計算,小米的消費級IoT硬件全球市場份額為1.7%,遠超身后是蘋果0.9%,亞馬遜0.9%,三星0.7%和谷歌0.6%。

  今年,小米甚至推出了自家的空調,并打出1999元的低價,正式殺入了白電行業跑馬圈地。其實早在在2014年底,小米就曾和格力的老對手美的合作推出過一款智能空調。

  空調一直都是格力的核心業務,從格力電器2018年前三季1487億元的營業收入結構看,空調占據了八成的份額。就在小米想涉足空調沒多久,董明珠在錄制一個財經節目時就提到“我要做手機,分分鐘,太容易了。”結果兩個月后, 在2015年3月董明珠在中山大學的一次演講后,突然掏出帶有格力LOGO的手機,一時業界嘩然。

  雖然到今年格力手機已推出三代產品,但市場上仍難見蹤影。董明珠坦言,格力手機還沒有真正實現市場銷售,目前格力員工、格力空調安裝工都在用,因格力手機里有很多工具,方便員工、安裝工與總部對接。“它(格力手機)是系統,要做扎實、做完美,才推向市場。”

  事實證明,格力做手機并不是董明珠的意氣用事,恰恰是她和雷軍對物聯網未來看好的不謀而合。董明珠希望未來“從空調到冰箱到洗衣機到生活電器、廚房爐具,一系列產品將用格力手機”,也就是要將格力手機未來將成為格力智能家居的控制中心。不管是拉著王健林、劉強東等一起入股銀隆,還是以30億元參與聞泰科技收購安世半導體,董明珠都在為實現自己智能家居的布局一步步前進。

  小米和格力相比較,小米無疑更具爆發力和想象空間,但在核心技術方面仍需沉淀;而格力的雖然成長性相對更慢,但注重核心技術的積累,具備技術護城河。即便是賭期增加一年,誰能超過誰也并不一定。

  但可以確定的是,未來小米代表的互聯網模式與格力代表的制造業模式的界限必將更加模糊。

上一篇:資鯨精選 | 2019年互聯網或將是下一個“致富時代”

下一篇:資鯨精選 | 王冉解讀影視寒冬:10000家公司將倒閉,資本不會離場,但流向必變!